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呆的博客

身未动,心已远!

 
 
 

日志

 
 
关于我

只想做个漫游者。 (除特别说明外,本博文字与照片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漫游2007之神性怒江  

2007-10-21 20:57:35|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820,登上开往丙中洛的中巴车。从六库到丙中洛有300多公里的的路程,基本都是沿着怒江两岸的公路前行。也就是说,我们今天一天都是行走在怒江大峽谷中。

在滇西北并流的三条江中,金沙江因为常与长江联系在一起,听得多了,便觉得似乎是个俗物了,而澜沧江则有几分妖娆与妩媚,唯怒江给我的感觉最为神秘。虽然01年走滇藏时,在邦达之后,有一段路也是沿着怒江走,但似乎并未消除她深邃悠长、神秘莫测的色彩。

初次听说怒江,想像怒江的得名,最自然地先想到是因为山高谷深,滩石众多,水流湍急,水声怒哮震天。这次到怒江,却听到一个更为有趣的故事。据说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是三姐妹。约定一天同时出发走向大海,看谁先到。结果早上大姐金沙江趁两个妹妹没有起床,就先走一步。二姐澜沧江发现以后,赶紧去追。等小妹妹怒江起来时,两个姐姐都不见了,于是很生气。怒江因此而得名。很多地方都会有类似的故事,但在怒江,人们讲来,却不牵强,只觉得顽皮、可爱。

云南的交通管理还是很严格,中巴车上一人一位刚好坐满。司机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后来知道不是本地人。售票的一位老汉,才是中巴车的车主。这中间有非常悲惨的故事,是后来到了丙中洛方听老汉自己说起的。不妨说说。原来这车是老汉与他的女婿合买的,女婿做司机,老汉或女儿售票,但有一次跑夜路,不料半路遇到歹徒抢劫,女婿那天又正好喝了酒,便反抗,结果被歹徒刺死。一个原本美满的家庭毁灭了。又因为女婿是喝了酒,连保险公司也不赔。但生活终将要过下去,老汉只能另外雇佣司机来开这车,据说请了几个司机,都不能体恤这一家的可怜,不爱惜车不说,揽客开车也不起劲,一直找到现在开车的小伙。据说这个小伙很能替老汉着想,一路上也果然看到年轻的小伙子替老汉省着费用,也积极地为老汉争着利益。

车上还有一个外地人,长得很像陈凯歌,开始以为是游客,后来见他不断地找车上的本地人攀谈,内容都采卖药材的,原来深圳一家药业公司的雇员,这次怒江、贡山、独龙江采购名贵药材。怒江东西两岸,一边是碧罗雪山,一边是高黎贡山,均覆盖着莽莽的原始森林,不知有多少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尤其是西岸的高黎贡山,有着极典型的高山峡谷自然地理垂直带景观和丰富多样的动植物资源,森林覆盖率达85%。看资料,才知道,高黎贡山巨大的山体挡住了西北寒流的侵袭,又留住了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形成了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在这里,珍稀植物随处可见。有当今世界上是大的杜鹃树种—500多年树龄的大树杜鹃;有被称为“绿色寿星”的古老孑遗植物——国家一级保护珍稀树种秃杉;有云南樱花的原始种、云南山茶的原生种,保护区内生活着各种野生动物,属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就有30种。与大熊猫和滇金丝猴享有同样声誉的羚羊,是高黎贡山的古原生动物。还有长臂猿、懒猴、黑叶猴、灰叶猴、熊猴、红面猴、黑麝、云豹、金猫、灵猫等。鸟类有300多种。每年4--10月,本地人就上山挖药、采集兰花,山上的珍贵药材有虫草、贝母、灵芝、蝉花和黄莲等等。也恰巧,车上就有一个当地人,专门贩卖药材的。

一路上要经过很多乡镇村落,不时能看到驱着牛羊家禽去赶墟集的人们,这种原始纯朴的贸易方式,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正日渐消亡。小时候,赶墟是我仅次于不上学的理想,在墟集上,每一个人都既是卖方,又是买方,你常能看到手里牵着两头羊的人在跟一个守着一窝猪仔的人讨价还价。有几次,我们的车都得停下不走,不是车多,而是路被墟集上的人与牛羊堵死了,任司机长鸣着汽车喇叭,他们依然若无其事地忙着自己的买卖。

    除此之外,我们还不时能看到路两旁远远近近教堂。在怒江两岸,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教堂,有的大点,有的小些,有天主教堂,也有基督教堂。比较有名的有白汉洛村的天主教堂、老姆登村的基督教堂、茨中村的天主教堂和重丁村的天主教堂。著名的傈僳族无伴奏四声部合唱其实就是老姆登基督教堂做礼拜时村民合唱圣歌。

    丙中洛,天主教堂与寺庙佛塔比邻而居。在这些偏远的崇山峻岭间,天主教、基督教的信徒和藏传佛教徒平安相处,但就人数而言,前者要远多于后者。滇西北是一百多年前西方传教士们活动频繁的地方。但那时几大宗教之间可不像现在这样相安无事。

    著名的丙中洛重丁村天主教堂。1898年,法国传教士任安守在白汉洛村建起了第一个天主教堂,信徒日益增多,终于触动了当地藏传佛教寺庙的利益,19057月,在喇嘛们的带领下,一些藏传佛教徒闯入白汉洛教堂,砸毁了教堂里的圣像、器物,然后放一把火彻底烧掉了教堂。任安守逃到了昆明。这就是“白汉洛教案”,最后审理的结果,佛教寺庙不仅赔钱而且赔地,利用这笔赔款,任安守不仅回到白汉洛重建了教堂,而且在重丁村新建了一个更漂亮的重丁教堂。据说,那时传教士们每天上午为村里人义务看病,下午要喝下午茶,晚上喝自酿的红酒,现在不少教堂前面还有当年传教士们种下的葡萄。在冬天,传教士背着滑雪板,从维西上碧罗雪山,然后滑雪而下,一天可以到贡山。

    横跨在怒江上的铁索吊桥。怒江与独龙江上大部分桥都是这种样子,可以走人与牲畜,但不能行车。一般是连接公路与村落,村落大一点,桥也会宽大结实一点,村落上的,桥也跟着变窄小,甚至只是架一些木板。当然,最小最险的就是著名的溜索桥了,可惜我们一路都未见到有人滑溜索过江。

       散落在怒江两岸的村庄。透过车窗拍的,雨后初晴,雾气缭绕。这些村落靠近公路边,相对比较富裕,这一点,从他们的房子上可以看出。秋冬两季,怒江的水是碧绿剔透的,夏天雨水丰沛,江水则显得浑黄。

       怒江第一湾。那个年轻的司机小伙在险峻的傍江公路上依然将中巴车开得飞快,照片的下缘都已模糊了。在丽江石鼓镇初次看到长江第一湾时,感叹了一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后来发现,这种360度的大拐弯,在西部的崇山峻岭间并不鲜见,今年在平坦的甘南草原,也见到所谓的黄河第一湾。过了怒江第一湾,就到了人神共居的丙中洛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