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呆的博客

身未动,心已远!

 
 
 

日志

 
 
关于我

只想做个漫游者。 (除特别说明外,本博文字与照片均为原创)

选择什么样的阅读姿态  

2008-01-03 09:25:55|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亮程是我喜欢的一位作者,用李锐评价刘亮程的话说“真是很少读到这么朴素、沉静而又博大、丰富的文字了”,《寒风吹彻》正是这样一篇文章。这篇课文以前上过,也去听过同事上过,所以除了问题切入等一些细节上外,在教学设计上未作太大变化,还是通过生文、生生、师生对话来展示学生的阅读体验。不过,重新上一次,还是有一些新的体会。

成长:选择什么样阅读姿态

课前与课后,有几件事情对我有一些触动。一是之前讲张承志的《汉家寨》,我提到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这是高一必修课本中的一篇课文,结果近半数学生说未读过这篇文章。二是公开课后,有一位听课的老师过来问我,《寒风吹彻》是从哪里找来的,莞中是不是经常从课外读物上自选文章给学生讲。事实上,《寒风吹彻》来自选修教材。这两篇课文之所以被忽视,可能因为它们是新选入教材的文章,在自己的教学经验之外。

我无意比较新旧教材的优劣,只不过想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的语文课,到底选择什么样的文本来给学生读。显而易见,从备课与教学的轻松度来说,选择那些经典的、被挖掘得较多的、有很多资料可供参考的、反复上过多次的文本要轻松得多。当然,经典文本和新课文,用得好,都可以帮助学生构建知识、训练思维、体验情感,问题是,长此以往,尤其是拿到任何一个文本首先就上网搜索教案、课件,必然会导致我们阅读视野和思维空间的狭小,影响我们的阅读姿态、阅读能力和教学能力。而在我看来,一位语文教师应该追求:对文本有自己的选择与理解,在课堂上保持自尊的、个性化的阅读姿态,并通过适当的途径传递给学生、影响学生。

深度:对文本的挖掘

在评课表上,有一位听课的老师写道:对教材挖掘得很深。虚荣一点说,我挺喜欢这样的评价。排除盲目求深求难的趋向,一节语文课,还是需要一定的深度的。对于阅读教学,本质就是要让学生看到他单独阅读不能看到的东西,一节不能胜过学生自读甚至不如学生自读的语文课是没有意义的。而一节语文课的深度,不是由文本的深度决定的,而是取决于对文本的解读与挖掘。

同时,这个深度不能由教师自说自话地告诉学生,甚至还不能多说话,而只能是引导与激发学生去发现,去挖掘。在语文课堂上,学生比教师走得更远并不鲜见,学生的表达与发现常“于教师心有威威焉”,或者出乎教师的意料,让教师眼前一亮,甚至有醍醐灌顶之感。所以,一节语文课最后到达的深度或者高度,是由教师与学生共同完成的。

体验:重振学生的感受力

作为语文教师,最为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学生在感人的事件与文字前面表现得相当冷漠。因为我们更习惯从结构入手解析文本,从积累语文知识入手整理文本所提供的内容要点和零碎的语文知识点,用“生理解剖学”的方法和以获得“生理解剖结果”作为阅读的目的。这种阅读教学实质上是一种学生情感与智慧双重缺席的阅读,当阅读与学生的个人情感体验无关,与学生的精神世界无关,与学生的创造智慧无关,阅读就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

面对一个文本,首先要考虑的,是创设什么样的情境,设计什么样的问题,布置什么样的任务,来唤醒,激发、驱动学生在阅读时调动自己的情感体验,把自身的生命体验与作品的生命内涵和作者的生命体验对接起来。让学生感受卑微者的生活、生命的冷峻与严酷,抵御寒风吹彻的艰难,是我处理《寒风吹彻》时关注的核心。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