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呆的博客

身未动,心已远!

 
 
 

日志

 
 
关于我

只想做个漫游者。 (除特别说明外,本博文字与照片均为原创)

轻松学习不合国情?  

2008-11-09 18:45:32|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前,广东考试院正式公布了从2010年开始实行的新高考方案,11月8日的《信息时报》刊登了记者对民进广东省委委员、教育工委主任、高考改革方案提案项目主持人和执笔人李伟成的访谈,访谈以《轻松学习不合国情》为题。其中,在回答记者“新方案是否会加重学生负担”的提问时,我们的李主任答道:

“至于说造成学生的学业负担越来越重,我认为任何的学习,任何的考试都必须要有一定的负担,现在有不良的社会舆论导向,轻轻松松学语文,愉快学数学,这是从国外传过来的,网友要看清楚,我们有我们自己教育的历史,有我们的文化传统,我们的学生经过一定刻苦的学习获得学业的成就,这个时候我们才谈从中获得的愉悦和快乐,而不是在快乐中学习,在快乐中获得成绩。任何改革不是把优良传统改革掉,作为学生还是要刻苦的搞好学习。

另外高中阶段是基础教育阶段,基础教育阶段应该有平均发展,均衡发展的过渡期。我认为到了大学才追求个性的发展,才追求个人才能某一方面突飞猛进的发展,在高中阶段,在基础教育阶段,还是均衡发展比较好。

这次高考改革,省考试院做了充分的调查研究,广泛听取了各种不同的声音,光是高考论证会,就开了很多次,相信这种高考方案既符合国家的高考改革的精神,也符合我们广东省的现实的需求,所以在一段时间内,可能会保持着这种高考的模式,微调可以做到,大改希望就不要过多。”

读罢李主任的高论,真是让人辛酸不已:我们的教育改革、我们的高考设置就是掌握在这样的一些所谓专家手里?

李主任将“轻松学习、愉快学习”认定为是“不良的社会舆论导向”,认为不能在“快乐中学习,在快乐中获得成绩”,他的理由是“我们有我们自己教育的历史,有我们的文化传统”,“刻苦的搞好学习”是我们的优良传统。简言之,中国之国情,中国的教育历史与教育传统决定了中小学生要苦读苦学苦考。

我不知道李主任如何理解所谓的“教育传统”与“教育历史”,在我看来,将我们二千多年的教育说成漫长而正宗的“应试教育”毫不为过。在科举制度兴起的隋之前,读书(教育)便已是求仕求功的“敲门砖”(孔子便说“学而优则仕”“学也,禄也在其中矣”),而在隋朝开皇三年科举制度确立后的1300多年中,中国的教育制度就几乎完全等同于科举制度了,而且这种科举制度越来越完备,越来越苛酷。在教育成为仕途进升的阶梯和工具的实用主义下,才产生了“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苦读苦学传统,也由此出现了许多著名的苦读故事,比如“头悬梁,椎刺骨”“以杖自击”,还有“囊虫映雪”“凿壁偷光”等等,教师沦为章句小儒,学生备尝艰辛。不为求真求善求美,而为求功求禄,为封官进爵而在苦读苦学上下苦功。这大概就是李主任要继承与发扬的优良传统了(我们的考试制度的主体部分正脱胎于科举制度)。在这种逻辑下,学习的目的是为了考个好分数,排个好名次(李主任所讲的“学业成就”“成绩”),考个好分数是为了读个好学校,读个好学校是为了找个好工作,找个好工作当然是为了好吃好穿好享受。刻苦学习不过为了将来加入成人的竞争而做的铺垫的努力与预演,这便是李主任们所谓的“国情”,而这个“国情”,也正是李主任们将高考制度改来改去的幌子与遮羞布。

李主任认为:作为基础教育的高中教育,追求的是平均(均衡)发展,至于“个人才能某一方面突飞猛进”的个性发展,是大学教育的任务。说实话,中小学教育不用发展学生个性……如此“高论”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我一直以为,教育要发展人的个性,这应该是教育理论的一个基本常识(虽然未必能成为现在教育实践的自觉追求)。不过,我倒是愿意对李主任普及一下这个常识,当然,用别人的话:

“从教育的角度分析,不断提升人的地位乃是教育的基本功能,而这又具体反映在它四发功能上,即发现人的价值,发掘人的潜能,发展人的个性,发挥人的力量。”“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而且还应该使自己的个性得到充分而自由的发展。而所谓发展个性一,就是要在人的共同性的基础上,充分地把人的差别性显示出来,从而使每一个人都具有高度的自主性、独立性与创造性。”(燕国材《论21世纪教育的基本走向》)“人是富于个性的存在。人的素质、能力不是均一的,是有着可以区分的个性差异的;每个人所指向的自我实现又是个性化、多样化的;价值观也是多元的。因此,无视个性的均等、划一化的教育不能说是真正发展个性的教育。”“要真正实践尊重个性、发展个性的教育,就得改造现存的应试教育体制,使每一个学生真正体验到学习生活的快乐及其意义。”(钟启泉《“个性差异”与素质教育》)“人的全面发展是指人的自然潜力的充分发展,最终必然要落实到人的个性的充分发展。这就是说,普遍的自由个性的全面发展等价于全面自由地发展的个人。因此,学校中的考试要为创造个性教育环境服务,要鼓励学生按照自己的个性特点选择发展方向,积极主动发展自己的个性特长。”(臧铁军《考试改革与人的全面发展》)“把学生囿于沉重的学习负担之中,压抑学生的个性发展,扼杀学生的创造才能、爱好和特长,使他们不能适应当今激烈竞争的社会的需要,正是当今应试教育的弊端。”(顾明远《提高民族素质 迎接21世纪挑战》)

综以上论者说法,即教育(不分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吧)应发展学生的个性,追求学生个性发展的教育才能使学生真正体验到教育的乐趣,考试改革应有助于个性发展的教育,而正是扼杀学生个性的应试教育使学生陷入苦读苦学的艰辛境遇中。

要说李主任不懂这个常识,打死我也不相信。那李主任们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我们先来考察一下新旧高考方案的不同:旧高考方案是3(语文、数学、英语)+X(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之一),而新方案是将X改成综合(即理化生或政史地),而这个X科恰恰便是理论上唯一稍能体现学生个性选择的科目(先不论由标准分改原始分录取后导致3+X的旧方案的不公平)。因此,无论是国情决定要刻苦学习也好,还是发展个性不是基础教育而是大学教育的任务也好,这些论调不过是李主任为他所主持的高考新方案寻找的“理论依据”。但为给高考方案改革寻找藉口而如此信口雌黄,似未免太滑稽太不负责任了。

最后,李主任认为他的高考新方案是“既符合国家的高考改革的精神,也符合我们广东省的现实的需求”,对此,我更不敢苟同。

前面说过,“中国国情”已经成为教育官员(包括相当部分专家)用来做自己犯错误(如广东高考旧方案刚刚实施了三年)的遮羞布与不作为的挡箭牌。这个现在所谓的国情,与当年科举制度兴起的背景大致相同:经济落后,生存艰难,物质匮乏,大量底层(尤其是广大农民)唯有通过选拔考试来摆脱贫困改变命运(进入城市,找到收入不错的稳定的工作)。李主任说“符合我们广东省的现实的需求”,意思就是符合广东的“省情”了。事实上,作为全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尤其是珠三角地区,很多家庭已经相当富庶了,他们的孩子自然也不会把“把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当作求学的唯一或最重要的目的了,他们更多地希望能从学习中获取真正有价值的知识与能力,能依从自己的兴趣来学习,能在教育发现自己的主体价值,培养自己的个性特长,提升自己的生命质量,享受教育带来的快乐。其实,这恰恰是教育抛离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回归教育本身的开始。越来越多的老师感慨现在的学生越来越难教,为什么?因为学生发现社会提供的教育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期待了,因为学生开始不愿吃苦了,因为学生认为学习应该是愉快的了,因为学生开始索回他们玩乐的权利了。用李主任“刻苦学习搞好成绩”的标准来衡量,这样的学生自然不是好学生。所以,所谓“符合我们广东省的现实的需求”,不过是自打嘴巴而已。

更要看到的是,李主任们的论调在专家与校长、教师当中是很有市场的。其一,如果教育真的去发展个性而不研究应付高考了,或者淡化高考甚至取消高考,那么这些研究高考的专家们就失去了对教育的主动权,也就剥夺了他们获利甚至生存的机会。其二,广大的教师是在应试教育中成长起来的,无论是做学生还是做老师,他们对应试研究可以说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作为应试教育的受害者与获益者,他们只掌握了应试教育下的教育方法与管理方式,他们当然希望现在的学生也像他们当年一样做一个服从者、听话者与吃苦者,而不要成为个性张扬的麻烦制造者。

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利益驱使下将无知当作真理来愚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