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呆的博客

身未动,心已远!

 
 
 

日志

 
 
关于我

只想做个漫游者。 (除特别说明外,本博文字与照片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个人交通史  

2008-02-03 14:30:02|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南方闹冰雪灾,火车停开、公路冰冻、机场关闭,看着那些滞留在寒风冷雨、冰天雪地里等着交通工具回家的人们,就想起自己交通精神史。

像很多在乡下长大的男孩子一样,我对各种交通工具有着天然的热爱。还记得,有时候正在田里收割稻谷,对面的乡间马路上驶来一辆“嘎斯”车(大概是解放牌小卡车),我便放下手里的活计,站着看得如痴如醉,直到汽车完全消失在视线外,声音完全消失在听觉外才肯罢休。如果天上有飞机的声音传来,那更不得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抬头仰望,直到飞机尾气留下的痕迹都消散了,才揉着酸痛的脖子继续手里的农活。

我生活的乡村,只有一条简陋的乡间马路与外界相联,文明程度与县城相比,起码落后了10年。马路上跑得最多的交通工具,除了自行车外就是手扶拖拉机,那唯一晃在马路上运化肥、交公粮的手扶拖拉机还是外村的。我那时候特别期待着夏收后到乡里粮供所交公粮,因为,我可以坐上一趟拖拉机。平时,只能和一群小孩子追着吊在拖斗屁股上跑上一阵。有一次,一辆带方向盘的汽车侧倒在马路的水沟里,我一个上午都没有去上课,一直守在旁边看着人们如何把它从沟里弄出来。最得意的一次,要数在外地亲戚来看曾祖母,县侨办动用了一辆草绿色的北京吉普送他们到我家,吉普车就停在我家门口,居然还允许我在坐在驾驶位上摸了几下方向盘。我还特别喜欢去外乡的一位姑妈家,她家住在一条铺着柏油的省道旁边,那条省道是通往湖南长沙的,路上跑的车,无论品种、数量还是品位,都要比我们村马路上的车强太多。我经常坐在公路上,贪婪地呼吸着汽车飞驰过后留下的汽油味。

那时候,我们没见过汽车模型,但我们能用练习本的纸折出精致的轮船和飞机,能用柚子皮、木头一切可以使用的材料造出一辆小车来。当然,跟开车最接近的游戏就是滚铁环。

改革开放初见成效,村里兴起了买自行车的热潮,那段时间,几乎所有的晒谷场上,都有人趁着月色学骑自行车。一般是一家人一起学,一个骑在车上时,另外一个扶着车后架,这样歪歪扭扭地跑上几步后就砰地摔倒,然后再换另外一个来。晒谷场上,云淡风清,月色撩人,指挥声、摔倒声、呼痛声,声声入耳。我们的父母辈,基本上都是这样学会骑自行车的。我们家买的第一辆车子,是“飞鸽”牌28加重型自行车。父亲每次骑车回来,都要用油将车子仔细地擦拭一遍,直至每根辐条都油光发亮为止。我在乡里读初三时,这辆车子最终还是破旧得不成样子,父亲将它淘汰给了我用。有一次,车子放在学校车棚里,竟然给人偷去了座垫,没有座垫的自行车丑陋无比,而且,买一个新座垫要20多元钱,我几乎连自杀的心思都有了,后来,一位同学去别人车子上拧了一个座垫给我装上,我才没死成。我读高中时,父亲买了一辆摩托车,我简直无法想象,骑在一辆不用脚踩就自己会跑,而且跑在石子路上也不太颠屁股的自行车上会是什么感觉。在大学里,我用做家教的钱买过几辆变速自行车,但都未善终,一一被人偷了。

从村里去县城,有近30里的路,一般都是步行或骑自行车来回,但有一次,祖母带我坐公共汽车从县城回到乡里,而且恰巧坐在司机旁,我简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司机从启动车子到停车熄火的整个过程,从此,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种跑得快,又不用日晒雨淋的庞然大物,那时,还不太敢梦想自己拥有一辆汽车。以至于日后在广州从大学到火车站,我一般都选择33路而不坐178路,原因是33路车能多绕几条路,坐在车上的时间能长一点。另外,我还很久都搞不清楚为什么火车的慢车票会比快车票更便宜,坐慢车不是还多坐一段时间吗?

       大概是三四岁的时候(我目前记忆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父母带我去市里看一位亲戚,其中有一个项目就是去火车站,隔着铁栅栏看火车。另外,我还认为火车是不能拐弯的,只能在铁路上笔直地行走,所以,当母亲坐过火车回来告诉我在火车上其实能看到车头车尾时,我大吃了一惊。她还说,在火车上,倒一杯子水,那水也不会晃动,还能在火车上做饭,躺在在车上睡觉,这都是我不能想象的。从上大学以后,我的第一次火车之旅就彻底整垮了我对火车的憧憬与热爱。那一次,我捏着一张凭录取通知书买到的半价硬座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上了火车,结果之后就再也没有挪动过我的位置,一直站在两节车厢交接处,既看不到窗外的车头车尾,更感受不到火车的平稳。我整整站了24个小时,一口水都没喝过,一次厕所也没上过。火车到站后,我一下车就先瘫在自己的行李上。后来。其他诸如睡在凳子底下、抢占厕所、上下车走窗户我都干过,我还坐过一次闷罐子车,前面一节车厢运猪,后面一节车厢装人,完全没有人的尊严。直到现在,我对火车都怀有深重的恐惧感,所以,工作了几年攒够首期的钱后,立刻贷款买了一辆小车,不是为实现什么梦想,而是为从此再也不用挤火车回老家了。令人沮丧的是,没过两年,高速公路和市区道路又成了一节节的火车厢,当然,不能动弹的,不过是由人换成了车。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