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呆的博客

身未动,心已远!

 
 
 

日志

 
 
关于我

只想做个漫游者。 (除特别说明外,本博文字与照片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对一位校友的回应  

2008-06-20 17:55:29|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学生给我发短信,说有人在我的博客上批评我及莞中。上来一看,原是一位校友对我的一些文章的回复,虽有些刺眼的词句,但未必是恶意。于是只写了一条礼节性的简单回复,倒是有些看了博客的学生很是愤愤,替我叫屈。

之所以不详细回复,其一,我一个懒人,实在没有兴趣在自己的博客上与人打无谓的文字官司,伤人害己;其二,从校友的回复看,他其实是很不屑回莞中的网站,也更不屑点击我的博客的,或者干脆就忘了有这么一回事,我的回复他多半是不会再看,浪费口舌;其三,我虽然不太喜欢听批评的话,但也绝不是不容批评之人,锱珠必较的反驳倒显出自己的促狭,划不来;其四,也是最重要一条,这位校友并无恶意,不过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已,其立论与言据大都经不起推敲,无太多回应的价值。

但昨天在QQ上,将校友这段话发给一位同事,本想博其一笑,未料这位同事却以“深刻”赞之。这位同事素来思维迅敏严缜、眼光犀利独到、言辞幽默峻峭,常能见人所未见,发人所未发。对他,我是深为佩服与敬重的。我不禁有些疑惑起来,但更愿意相信这是同事的玩笑。但我倒又有些担心了,会不会真有人在校友的留言中读到“深刻”甚至是“正义”呢?毕竟,上我的博客的,相当一部分是我过去及现在的学生,我可不希望他们用如此简单的思维和失体的语言来表达观点。因此,出于好为人师的“责任”,不如还是逐一回应,“以正视听”,当然,有吹毛求疵之嫌,呵呵。

校友原文:

只能说你们莞中的老师真幸福,同时也在承受的别的学校的老师的诅咒:不公平的学生挑选制度,使你们的工作是全市最轻松,却能获得全市最好的工作成绩,拿到最多的钱,然后有最好的物质条件去云游,去感悟,去炫耀你们的种种。我个人很反感你们——注:本人毕业于东莞中学,年纪可能跟你差不多,但对东莞甚至全国中学教育深感失望,就是因为东莞中学这种人为的重点中学的制定导致的对全市学生和老师都不公正的待遇(即被我们现在极力批判的精英挑选教教育,你们扼杀了教育公平权),使我并不欣赏你的文字和思想——因为你身在这间中学,实在是有钱有时间有优越感,才来完成你的这些人生的所谓幸福历练,但你要想到大部份的老师是根本没有这种机会的,因此在这种前提下,你的博客在炫耀,一种让人看了觉得是用文雅的名义在炫耀的本钱。本人进你的博客是搜从前东莞的一些事情时,有个链接指向这里的,东莞中学母校,因此回来一看。我不认识你,因为你还没来我就毕业了,我现在在上海,但本回帖是在东莞发的,我休年假回来了。我是做企业的,但我对教育太有感触了,我的四十多个同学在做老师,在重点中学老师的那种洋洋自得心态,你的博客里表现得非常齐全(有些东西隐含在你的文字里了,虽然你未必有感觉)。我的两个老师同学曾在我面前醉吵,一个是重点,一个是下面的非重点,重点向非重点嚷道:你少在那里一副举重若轻的洒脱样,你不服我的话,你敢申请离开重点中学调到另一间非重点去吗?这里我也想向你发问:你不是一直在博客在表达自己不燥热,有层次,有勇气,向往自然的格调吗?那么,请问:你敢离开重点中学,去镇里面的中学教教书吗?比如洪梅,比如望牛敦。。。如果你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勇气这样做,那请你不要在你的博客中欣欣然地卖弄自己的一切。

借汶川之震来彰显自己的这种闲情逸志,更加不容原谅!

 下面文字中,蓝色部分是校友原文。

只能说你们莞中的老师真幸福。

其一,这位校友在“莞中”前面冠以“你们”,可见是与莞中划清了界限。北大有一个叫薛涌的,后来去了美国,常以尖刻猛烈的言辞批判母校北大的教育种种,但亦从未使用“你们北大”之类的句子。我不认为这位校友曾在莞中就读,就应该对莞中感恩戴德,但如此急切而且坚决地划清立场,也大可不必。其二,如果仅以莞中是一所优秀的中学就判定莞中老师是幸福的,过于简单,也太武断。如果对莞中老师做一个“幸福指数”的调查,幸福率估计不会太高。前一阵子,有机构曾对东莞部分中学生做过一次“快乐指数”的调查,结果莞中学生的“快乐率”远低于其他学校。

同时也在承受的别的学校的老师的诅咒:不公平的学生挑选制度,使你们的工作是全市最轻松,却能获得全市最好的工作成绩,拿到最多的钱,然后有最好的物质条件去云游,去感悟,去炫耀你们的种种。

东莞有无其他学校或老师诅咒莞中,相信会有。我要说的是莞中到底应否承受这种诅咒。

其一:不公平的学生挑选制度。校友指的应该是莞中排在首位录取初中生。这种政策对莞中的好处在于,能让更多成绩优秀的同学报考莞中,使莞中有更多机会录到优秀学生,因为若考生未被莞中录取,他还有机会被其他学校录取。但问题在于,这种招生政策是由历史原因造成的,因为莞中建校早,位于中心,聚集了东莞当时最多的教育资源,在很长时间里,莞中是东莞唯一的最好的中学,因此,莞中自然对初中生有着相当强大的吸引力,也就产生了这种保护优秀学生的招生政策。但,这种政策的责任应该由现在的莞中及莞中的教师来承担吗?比如现今的高考招生,也采取批次录取的方式来保护报考清华北大等名校优秀考生,那么,是不是那些名校都应该受到诅咒呢?再者,这种招生制度必须建立在学校对考生有足够的吸引力上,能够吸引优秀学生聚集的学校,比如哈佛,比如剑桥,是不是也得承受这位校友所说的诅咒?换一个角度,也因为这种招生制度必须建立在学校对考生有足够的吸引力上,如果清华北大失去了这样的力量,在录取时放在最前也毫无意义,同理,假如考生第一志愿不选择莞中,这样的招生政策对莞中同样无任何意义。而现在莞中对考生的吸引力恰恰正在急剧减弱,我想,这倒是莞中应该好好反思加以检讨的。再有,这几年东莞的中考录取对莞中的保护也正在取消,考生的选择也越来越多,各高中招生的手段也越来越丰富。比如,我现在所带的这一届学生中,进入高中时的平均成绩就低于东莞某民校的公办班。

我无意为目前的中招、高招制度辩护,但事实上,在实现真正的学校自主招生之前,分批次录取是相对适合的招生政策,它真正想保护的,是参加考试录取的考生,而不是学校。当然,部分学校成为了受益者。

其二,诚然,到目前为止,莞中的生源总体还是比较好的,但这是否意味着莞中教师的工作就如校友所说的“最轻松”?我不知道这位校友看不看足球,打个简单比方,去问一下中国队的主教练杜伊与英格兰队的主教练卡佩罗,谁会更轻松?优秀的学生与教师的轻松度完全不构成正比的关系,这里面有不同的期待程度、不同的责任要求、不同的工作难度……退一万步讲,就算工作轻松些,似乎也不应该受到诅咒。我倒问校友,不同的区域,行业之间,行业内部,不同的工种,哪里能有真正完全公平的工作?

其三:校友说莞中老师“拿到最多的钱,然后有最好的物质条件”,我不知道校友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这是一个很容易被证伪的结论,校友如果有兴趣,可以去做一个东莞教师收入调查,便可以得到很明晰的数据。而事实上,现在东莞市教师工资都由市财政统发,不同的学校,有没有差异,肯定有,但莞中的教师绝没有拿到最多的钱,享受着最好的物质条件。

其四:校友说“然后有最好的物质条件去云游,去……”,恕我愚笨,我实在是看不出“云游、感悟”与前面所说的那些东西能构成条件关系。在现在的经济条件,只要解决了温饱问题,就基本可以去“云游”了,曾经有人揣着几百美元周游欧洲各国的,我在旅行的路也见过不少边打工边游历的旅行者。而事实上,莞中之外的教师外出“云游”的相当多,前几天还听说一位黄水职中的同行准备自驾到西藏阿里。至于“感悟”,就更不需要“最多的钱,最好的物质条件”了。说到底,“云游”也好,“感悟”也好,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态度,实在不应该受到诅咒。这一点,校友不会不明白。

我个人很反感你们——注:本人毕业于东莞中学,年纪可能跟你差不多,但对东莞甚至全国中学教育深感失望,就是因为东莞中学这种人为的重点中学的制定导致的对全市学生和老师都不公正的待遇(即被我们现在极力批判的精英挑选教教育,你们扼杀了教育公平权),使我并不欣赏你的文字和思想——因为你身在这间中学,实在是有钱有时间有优越感,才来完成你的这些人生的所谓幸福历练,但你要想到大部份的老师是根本没有这种机会的,因此在这种前提下,你的博客在炫耀,一种让人看了觉得是用文雅的名义在炫耀的本钱。

这是一段逻辑关系非常混乱的一段话,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梳理一下其中的“因果关系”句。反感也好,喜欢也好,这是个人自由,我非常尊重这位校友的选择。校友之所以强调毕业于莞中,当然是想表明自己客观公正的立场。校友对东莞甚至全国教育深感失望就是因为招生制度所造成的对全市学生与老师的不公平。真遗憾,按校友自己的话说,他一个对教育深有感触的人,我本想听到校友对基础教育的独到理解与审视,实在没有想到只有这么一条。校友还特别强调精英教育的问题,教育界一直在讨论普及教育与精英教育的问题,普及教育与精英教育有不同的任务,满足不同层次的需求,既要普及,也要因材施教的精英教育,我孤陋寡闻,没有听过只要普及而极力批判精英教育的说法。另外,说莞中的存在是实行精英教育,这实在是抬举了莞中,至于批判莞中(或者重点中学)扼杀了教育公平权,这就更加可笑而不近情理了——目前,教育的公平是在于政府而不在于学校,这应该是基本的常识了。

使我并不欣赏你的文字和思想——因为你身在这间中学,实在是有钱有时间有优越感,才来完成你的这些人生的所谓幸福历练,但你要想到大部份的老师是根本没有这种机会的,因此在这种前提下,你的博客在炫耀,一种让人看了觉得是用文雅的名义在炫耀的本钱。

我的文字与思想当然没有太多欣赏的价值,校友欣赏与否我不太在乎,但其不欣赏的理由却十分可笑——只因为我在莞中这所学校,有钱有时间有优越感。关于莞中教师的工资,前面有所交待,至于我个人,完全靠的是一份相当有限的薪水(工作9年来,我比东莞大部分教师的级别都低),既无股票,也无投资,说我有钱,实在冤枉得很。有时间?在东莞,各中小学的寒暑假时间都是统一安排的,补课情况也差不多,基本事实是小学、初中寒暑假比高中长,因此我有的时间任何教师都有,重点中学有的时间非重点也有。因此,无论从钱的角度还是从时间的角度,我都想不到为何其他“大部份的老师是根本没有这种机会”去完成“这些人生的所谓幸福历练”。如果实在要说,还是一个生活态度及家庭情况的问题,根本不是是否身在莞中的区别。莞中也不见得每位老师都喜欢“这些人生的所谓幸福历练”,非莞中老师也不见得都没有“这些人生的所谓幸福历练”,我只不过喜欢将有限的钱与时间花在这些事情上面而已。“因此在这种前提下,你的博客在炫耀,一种让人看了觉得是用文雅的名义在炫耀的本钱。”我也不知道校友是如何根据他前面的推理得出我的博客在炫耀,而且是在用文雅的名义在炫耀。难道只是因为我去旅行了,而且回来将旅行的经历写在博客上但其他学校的老师没有这样做?

本人进你的博客是搜从前东莞的一些事情时,有个链接指向这里的,东莞中学母校,因此回来一看。我不认识你,因为你还没来我就毕业了,我现在在上海,但本回帖是在东莞发的,我休年假回来了。

这几句话似乎可以见出校友应是小有所成了,我当然相信校友所取得的成就是他个人努力打拼的结果,莞中并未为他提供多大的帮助,虽然他可能在莞中度过了三年或者六年的时间。他强调不认识我,大概也是想说明他与我个人是没有任何恩怨的,只是出于他对公平与正义的渴望。

我是做企业的,但我对教育太有感触了,我的四十多个同学在做老师。

不知校友是做哪一方面的企业,企业之间有无因为地域、历史、政策、机遇造成的优劣,如果恰好校友在一家优秀的企业里做,大概也要受到那些不那么优秀的企业的诅咒了。又因为有40多位同学在做老师,就认为自己对教育有很深的感触,甚至如此激烈的批判东莞乃至全国的教育,恐怕有失片面和公允,也不是一位成熟的、理性的思考者所应该持有的态度。

我的两个老师同学曾在我面前醉吵,一个是重点,一个是下面的非重点,重点向非重点嚷道:你少在那里一副举重若轻的洒脱样,你不服我的话,你敢申请离开重点中学调到另一间非重点去吗?这里我也想向你发问:你不是一直在博客在表达自己不燥热,有层次,有勇气,向往自然的格调吗?那么,请问:你敢离开重点中学,去镇里面的中学教教书吗?比如洪梅,比如望牛敦。。。如果你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勇气这样做,那请你不要在你的博客中欣欣然地卖弄自己的一切。

据校友文意,应该是“非重点”向“重点”嚷。

我是相当不喜欢凡事“你敢试试吗”的逻辑的,因为在这种逻辑下,所有的评论都将变得毫无意义。比如最近中国足球队被辱出局,媒体上连篇累牍地对中国足协、主教练、球员的批评与声讨,我们是不是要喝问那些批评者“你敢去球场上试试吗”?又比如朋友们在某餐馆聚餐,自然会在比较之下对菜肴有优劣的评价,假如这是有人断喝一声:“你敢去厨房试试吗?”恐怕众食客都要灰溜溜地哑口了。所以,“你敢试试吗”实在是一种很不讲道理的逻辑,而这位校友以及他的同学的发问都是建立在这种霸道的逻辑上的。如果校友确实喜欢这种逻辑,我倒可以问问校友:校友不是在上海做企业吗?你敢申请到西部去试试吗?校友既然如此反对重点中学,当时为何不敢在其他的学校试试?

如果硬要我回答校友的发问,我会说:没有什么不敢的,如果有机会,我倒更愿意申请到西部去做一两年的支教教师。校友最后说“不要在博客中卖弄……”即使真正掌握着真理与正义,也不要动辄就对别人吆五喝六、喊打喊杀的,更何况校友手里的只是破绽百出、荒诞不堪的霸道逻辑。

借汶川之震来彰显自己的这种闲情逸志,更加不容原谅!

我想,校友并没有真正看懂那篇简单的文章。如果只能用“大爱无疆”“天佑中华”“多难兴邦”之类的高昂豪迈的文字才算是对地震的关注,那我承认我的境界不够高。

最后,可能我的博客里真正刺激了校友的,是校友所说的“不燥热,有层次,有勇气,向往自然的格调”,在校友看来,这是一种“炫耀”“洋洋自得的心态”“优越感”“欣欣然的卖弄”。在校友看来,一位老师,尤其是重点中学的老师,最好是夹着尾巴做人,任何的言说,都有向他人炫耀的嫌疑。我的博客,大概这样几类内容:对教育教学的理解,与同事学生的交往,童年回忆,游记照片,电影评论。大部分人写文章,估计多写自己经历、思考中一些值得回忆与表达的东西,我不能保证我的文字里完全没有流露出一些得意,但若按校友的逻辑,除了检讨书外,有什么文字不是在“炫耀”呢?作为一个来自外省的乡下人,这些年在广州、东莞,我可能比校友对所谓的“炫耀”“洋洋自得”有更深切的体会。

让我们在真正的理性、公平前保持一种谦卑谨慎的态度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