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呆的博客

身未动,心已远!

 
 
 

日志

 
 
关于我

只想做个漫游者。 (除特别说明外,本博文字与照片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2009-07-19 17:44:01|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准备离开满洲里时已经是傍晚6点多了,按原计划,我们要沿顺额尔古纳河而下的边防公路前往黑山头。导航仪上没有这条公路,笃爷再次展现出了他杰出的外交能力,终于打听到了这条边境公路的入口,开始了我们整个行程中最浪漫最激动人心的一段。

这里才真正是草原的深处。在新修的170多公里的草原公路上,据笃爷的不完全统计,无论是被我们赶超的,还是赶超我们,或者是迎面而来的车辆,总共不会超过5辆。这片无人打扰的草原称为巴彦哈达,驾车飞驰在这样的公路上,你会误以为是骑着骏马驰骋在辽阔的草原上,感觉自己成了草原的主人。西沉的落日穿透云层,散发瑰丽的色彩。在我们的左边,是静静流淌的额尔古纳河,河的对岸便是俄罗斯,在接下来的行程中,俄罗斯与我们如影随形。在我们的右边,便是连绵云天的巴彦哈达大草原,和草原上偶尔闪现的羊群与牧人的蒙古包。

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

我们很少停下来拍照,因为草原太美丽了,我们无法决定应该在哪里停下;而我们又相信,最美丽的地方还在后面,还没有出现,一直到我们发现牧民顿吉的蒙古包。顿吉的蒙古包建在草原稍稍隆起的一个坡顶上,站在顿吉家,能看见远处的额尔古纳河和几个海子。迎着夕阳,我们不断地给顿吉家的蒙古包和敕勒车拍照,这幅场景正是我们出发前对蒙古大草原的想象。

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

然后顿吉就和我聊了起来(顿吉大概45岁上下),他极力邀请我们在他家里吃羊肉,原来牧民顿吉除了放牧,还兼搞点旅游接待。于是我就和顿吉侃起了价格,他说杀一只羊700,相对于昨天在金帐汗草原开价1000元一只的羊,顿吉的价格当然算是很厚道了。07年,我们在新疆的巴里坤大草原花400元买过一只羊,最后,顿吉答应以500元的价格卖给我们,当然,包杀好煮好。于是,我和顿吉骑上他的摩托车去挑羊,原来他的羊群还没有回家。很快,我们就在公路不远的一侧找到了他的羊群,顿吉要先把羊群赶回羊圈,才好挑羊抓羊。在摩托车上,顿吉给我讲了一些关于额尔古纳河对岸的事情。他说,两年前,对岸有一个老毛子老头掉进了河里,他和一些牧民将那个老头救起了,边防军的一位副团长组织他们将老头送过到对岸去,老毛子请他们喝酒,但副团长不给他们喝。他自己倒是喝了不少,顿吉愤愤地说。

将羊群吆赶回羊圈后,笃爷他们去挑了一只2年的羊,顿吉用手推车将推到蒙古包前,开始杀羊(由于过于血腥和暴力,此处省去2000字)。顿吉的老婆(忘了什么名字)将羊肉一块块扔进锅里煮,隔一会儿往灶火里添一些牛粪。羊肉的香味开始在蒙古包里散开(有人说是腥膻味,顿吉老婆煮羊除了放了点盐,不加任何佐料,因为家里实在没有任何佐料)。

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

煮羊肉的同时,顿吉老婆给我们端来奶茶与奶渣子,奶茶没有西藏的酥油茶那种浓郁的奶腥味,大家基本还能接受。终于,羊肉煮好了,大伙儿早就饿得不行了,要知道,这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用刀子将骨头上的羊肉切拆下来,醮上老毛从东莞带来的辣椒酱,味道极其鲜美(在我看来)。但也有吃不惯的,比如我们笃爷,几乎一块都没吃,因为他参观了整个杀羊的全过程。

吃完羊肉,开始考虑住的地方,因为之前没有和顿吉谈好要住他家里(我们原本打算赶到黑山头,他家里也住不下,我们有9个人,他的蒙古包里只有两张床),后来死缠硬磨,顿吉终于答应加200块钱在他的蒙古包里挤一个晚上(顿吉已经有很强的商业意识了),在顿吉家住下,后来证明这是全程最英明的一个决定之一。

睡觉之前,大家都坐蒙古包外看星星,星星可真多呵,在东莞长大的坚叔、小吴、晓正深为震憾,他们从没有看过这么多星星,层层叠叠,一堆一堆挤在一起,似乎握可盈手;银河清晰可辨。

然后分配睡觉的地方。我们9个人是54女,其中44女按男左女右的习俗,分占两张床挤下,剩下的笃爷抱起他的睡袋住车里。就这样,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眯呼了一晚,说是一晚,也就是两个多小时,因为还没有到三点,太阳就准备出来了。

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额尔古纳河右岸之草原(二) - 小呆 - 小呆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